摘要:视觉形式来源于形式,作为视觉艺术的结构和组织方式,在视觉艺术的研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它植根于康德的先验形式、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以及贡布里希的“图式”理论,在结构上表现为表层形式和深层形式的有机结合,即对象形式和主体形式的对应。对视觉形式的美学研究,就是对视觉形式的发生、建构、转换、生成的一系列特性作深入的分析,并对其深层的空间关系和视觉语言进行探究。研究发现,对视觉形式的考察,毋宁是对人与世界的深层结构关系的考察,视觉形式研究的最终指向是人的求真理想和文化精神。
     关键词:视觉形式;发生;建构;视觉形式;语言形式;
一、视觉形式的发生
     对视觉形式发生的考察需以形式的发生理论做基础。对于形式的发生,历史上存在着多种认识。最典型的是康德的先验说。康德认为,人头脑中生来具有一个先验的框架和图式,它是非历史的、非经验的。而后天的感性经验提供的感觉材料被这种框架所组织和结构,形成了我们现有的知识。知识和认识之所以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先验形式的存在。康德的这种认识论基本得到了后世的认可。许多哲学家、心理学家和科学家对形式的认识都是以康德的这一理论作为逻辑基点展开的。目前对形式发生的认识还包括荣格的先天无意识说、皮亚杰的认识结构理论和李泽厚的心理积淀说等。
 
     而对于视觉形式的发生,目前没有学者对其做过系统性或专论式的研究,我们只能从一些艺术理论著作中梳理其大致的脉络。 
     艺术和美学史上较清晰地阐释视觉形式发生的当属英国艺术理论家贡布里希,他的著作《秩序感》也可以称之为“形式感”。书中通过哲学心理学方法对视觉艺术中存在的形式和秩序问题进行了深刻地研究。贡布里希敏锐而坚定地认为:“装饰艺术的心理学研究——表明有一种‘秩序感’的存在,它表现在所有的设计风格中,而且,我相信它的根在人类的生物遗传中。” 贡布里希借用波普尔在《客观知识》中的观点来印证自己对秩序感(形式感)发生原理的认识。波普尔说:“我先是在动物和儿童身上,后来在成人身上观察到一种对规律性的强烈要求——这种需求促使他们去探寻各种各样的规律。”   这说明,形式结构是先验而普遍地存在于生物的头脑中的,这同时构成了人对世界规律追求的内驱力。贡布里希认为,有机体在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中发展了一种秩序感,这不仅因为它们的环境在总体上是有序的,而且因为知觉活动需要一个框架,以作为从规则中划分偏差的参照。正是秩序里的中断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产生了视觉和听觉显著点,而这些显著点常常是装饰形式和音乐形式的趣味所在。 很显然,贡布里希的这一观点正与康德的外界提供感性材料,人脑提供思维框架的认识论观点相一致。贡氏进一步考察后发现,这些先验图式在人类的艺术实践过程中并在知识的作用下转化为一种“概念性图式”,它是一种象征符号的语言,而不是“自然符号”,是它支配着历史上的视觉艺术创作和图像生成。由此贡布里希提出的一个假设是,一定存在着一种特殊的艺术,它不是立足于观看(seeing),而是立足于知识(knowledge)即一种以“概念性图像”(conceptual image)进行创作的艺术。研究表明,当一个儿童在观看树的时候,事实上他并没有去“看”树,而是满足于一棵树的“概念性”图式,而这图式不符合任何现实。   贡布里希从而提出他的著名论断,即所有艺术都依靠观看、看、注意和读解(seeing、look、attending、reading)的区别。观看从一开始就是有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