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序章》
繁星初上,她拉开了夜的序章。山谷之涧层次分明的流水,她们看上去就像是钢琴上的黑白键。风的声音,空灵而悠扬的回荡在山谷间,她听上去就像是一把有魔力的笛子。你看,雪山的形状,他像不像一把特别炫酷的电吉他,他在激情的演绎着那属于他的夜章。远处的山与雪山不时的落石声、雪崩声,听上去就像是爵士鼓的鼓点。雪山背后的“浮云”,她们像什么?夜章的音符?亦或是圣洁的哈达?....我看她们更像是夜的白精灵-极光。/::D嘻嘻~~!都说西藏是世界的第三极,我想这极地的夜章,怎能少得了白“极”光的伴舞呢?(由于缺氧又开始出现幻觉了!)这一个画面,在我的感官世界里,她时而像是贝多芬的Moonlight Sonata,时而像是一首激昂的史诗类乐曲。PS: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拍摄当晚正是中秋节的第二个夜晚。我想说,那一刻,我真的想家人了,致所有行走在路上的摄影师。行走在路上的阿卡.Ca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