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11月24日,一架美国海军飞机(C-47SkyTrain,又称Dakota)被逼降落于冰岛南部Sólheimasandur’s黑沙滩,机组人员全部生还,而飞机残骸则一直留在逼降位置,成为自驾游者的一个特别景点。经过时间的洗礼这架飞机目前只剩下机身部分位置,机翼早已经消失。在褐色的沙滩上,它静静的躺着,犹如一个白色幽灵。

这是一张合成的照片。天空和地景为相隔一天所拍摄,极光要早一天。极光夜那天,我们刚从塞里雅兰瀑布拍摄回来,浑身湿透,我发着烧很快进入了梦乡。午夜时分,听到有声响,原来是小伙伴@LuDi__@Max_yu 看到预报今晚极光等级居然有5,这在冰岛实属罕见。我挣扎着爬了起来,穿上湿漉漉的鞋子,叫醒@大饼饼Darbling ,四个人带着两个妹子@西西西瓜@木须肉 一起驱车奔向了机位。来到了飞机残骸停车场附近,但这里到飞机残骸还需要徒步4km的距离,当时已经深夜,加上白天拍摄的筋疲力尽,我们只好在路边找到一个还算过得去的机位,架好机器等待极光。虚弱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加上极度缺乏的睡眠和湿透的鞋子,那场等待格外艰难。好在不负有心人,我们最终等来了那珍贵的漫天绿荧。

第二天我们徒步到达了飞机的位置,拍摄到了慕名已久的飞机残骸。我通过后期合成技术将这两张照片合在了一起,重现了我心目中的景象。两张照片的朝向几乎一致,假若我们早一天可以出现在这个位置等待极光,那大概看到的场景,也大致会是这样了。但事与愿违,总该留些遗憾。

记得当我们拍摄完飞机徒步返回时,在路上,我和@LuDi__ 走着走着,看到天空中出现了微弱的极光,一直在飞舞盘旋着。我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有拿出相机,而是就那样呆呆地望着天空,享受着上天赐给的这短暂的珍贵的时刻,当时我们还开玩笑说:“就这样看着吧,人这一生,还能有几次这样的时刻”。

想念那段一起追极光的日子,追的不止是极光,还有我们对自然风光的崇敬与热爱,和生命中那灿烂的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