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玩牌从不迟疑,如深深冥想艺术般游戏里,数字翩翩飞舞隐匿之弦,在飘忽结局的背后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剑红桃,不是我心的形状梅花,似战场轰鸣的炮枪方块,若到手的金钱记忆终将褪色他打牌不是为了输赢,也不是为了获得尊重在牌局中找寻觅答案,那神秘几何中的偶然他的面具始终如一,戚戚于失。